联系我们
地       址: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新
                  工街
邮       编:124022
销售热线:0427-2851911
传       真:0427-2851995
http://www.northernasphalt.com.cn
纪念人民兵工创建85周年|“人民兵工”从这里走来
发布于2016-10-11 00:00:00 已被阅读

  1931年9月,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在江西省兴国县官田村建立一个大型兵工厂,担负修械和生产弹药的任务,官田中央兵工厂(下简称官田兵工厂)正式成立。官田兵工厂并不是人民军队在土地革命时期建立的第一个兵工厂,但它是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直接领导的第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兵工厂。它的建立,标志着根据地军事工业的诞生。

  朱老总确定的厂址

  当年,官田村以出铁匠闻名赣南。朱德总司令曾亲自到此地勘察,判断官田村西侧背靠高山,山上植被茂盛,常年云雾缭绕,敌人的飞机难以发现,即便发现,为了避免撞山坠毁,也不敢俯冲发动空袭,最终确定将村西北山面水的7栋房子作为厂房。估计谁也想不到,这座设在山村中的小厂,最终会发展为一座配套较为完备的千人大厂,成为“人民兵工的始祖,人民军工的摇篮”。

  官田厂部

  采访那天,一大早记者一行从兴国县坐车西行。一路上公路随山势曲折起伏,仿佛被拔地而起的山石和浓密的树丛挤在当中,一个多小时才到达官田村。兴国县几乎处处有山,官田村还有一条小河穿村而过。因为前一天晚上下过雨,小河水是满的。同行的兴国县委党史办原主任黄健民老先生介绍,红军曾在河中建了水力发电站,解决了官田兵工厂的用电问题。

  当地发掘出的地雷

  官田村是沿着河水冲刷出的河滩地而建。进入村子没多远,就看到一尊花岗岩雕塑,表现的是兵工厂的战士用小推车推着武器弹药,跟随红军前进的场景。不过据当地村民介绍,在官田兵工厂建立之前,红军的修械人员是挑着扁担跟着部队前进,一头放台钳、羊角锤等工具,一头放粮食。1931年10月,官田兵工厂首任厂长吴汉杰,也是带着40多位战士,用扁担挑着简陋的工具来到官田,开始建厂。

  “豪华”的厂房

  官田兵工厂的厂房,在现在看,仍然算得上比较讲究的。解放前江西的民居,大部分是三开间的“一条龙”,或者两侧在加修侧屋的“五间起”。如果是大户人家,就会在“五间起”的正座横屋两侧加上竖向厢房,然后在U型的院落前面建围墙,形成“锁头屋三合院”,甚至在“锁头屋”前面再加一圈,形成“前后堂”。官田兵工厂的“总务科”、“枪炮科”、“弹药科”均设在“前后堂”式的“豪宅”里,当时红军是如何找到这么多飞檐翘角、青砖黛瓦的好房子呢?

  弹体铸造车间

  据黄健民老先生介绍,“总务科”所在的“馨香瑶圃”是当地大户人家的宅子,而“枪炮科”所在的“陈氏宗祠”和“弹药科”所在的“文华宗祠”都是合临近几个村子之力建成的宗族祠堂。当时在兴国乃至整个中央苏区,党政机关通常在宗祠中办公,甚至1932年5月召开江西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也是选在兴国县潋江镇红军桥头陈家祠召开的。

  弹药科厂房

  记者感觉兵工厂几处厂房布局结构与北京的四合院比较像,而且结构坚固,应该是全村最适合作为防守据点的建筑。黄健民老先生却纠正记者,北京的四合院是单层平面的布局,而这几座厂房可是清一色的二层小楼,大部分干部和工人平时就住在楼上。几栋厂房的二层靠外侧的墙上均开有小窗。如果敌人真的攻到官田村,估计兵工厂的厂房马上就会变成红军据守的坚固支撑点。

  生产原料

  当然,官田兵工厂也不是全部设在豪宅、祠堂之中,位于村南面的兵工厂工人俱乐部旧址以前曾是官田村的万寿宫,兵工厂的干部和工人在工余时间里就在这里休息,原来的戏台也变成了鼓动和教育的讲坛。而兵工厂的“利铁科”设在一栋二层的砖木结构民房中,金黄色和银灰色的墙体十分别致,据当地人介绍,这种建筑被称为“金包银”,是赣南民居的传统建筑方式,三分之一厚的外墙体用砖砌,三分之二厚的内墙体用夯土,墙体不但可以抵挡子弹,甚至手榴弹也无法将其炸开。

  简陋的生产条件

  虽然官田村的老百姓把全村最好的房子借给兵工厂作为厂房,但官田兵工厂的生产条件,实际上是十分简陋。为了反映这一点,官田兵工厂旧址纪念馆在每一处厂房中对当年的生产场景进行了复原,还陈列了收集来的各种生产工具,据黄健民老先生介绍,为了保证复原工作直观准确,他们曾专门采访了不少曾在兵工厂工作过的干部和工人。

  根据图纸生产

  以“利铁科”为例,即制造各种金属产品,也负责皮质和木质部件的加工制造。在其正厅,设有一盘打铁炉,东偏厅正中作为浇筑车间,偏厅周围的四个小开间分别用来熔铁、制铸造沙模以及对铸成的手榴弹和地雷外壳进行整修,每个小开间面积都不到5平方米,门的宽度刚够像记者这样身宽体胖的人挤进去。可以想见,当年两人抬着盛满熔化铁水的铁水包从化铁室出来,是很艰难和很危险的。与此相比,浇筑所造成的热浪,已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小问题”了。

  黄健民老先生介绍,当年不光是官田本地的铁匠,包括担任兵工厂职工委员会委员长马文在内的广东籍和福建籍工匠都自发赶到官田,踊跃参加红军。官田兵工厂利铁科的生产能力也从最初的4座打铁炉大幅度扩展,利铁科的工人后来把打铁炉和浇筑“车间”都搬到了露天。1933年4月,考虑到现有场地不敷使用,利铁科分出部分人员,迁往兴国县古龙岗寨上村,建立红军杂械厂,弹药科则在同一时期分出部分人员建立了银坑弹药厂。

  生产规章

  如果说“利铁科”面临的问题只是生产场地狭小,那么“弹药科”面临的问题就更多了。一进入“弹药科”的厂房,若干塑像表现出当年的场景。左边一位男工人在检查子弹带,右边一位女工人在筛着碾碎的木炭粉,据黄健民老先生介绍,当年官田兵工厂的工人很多都穿着红军军服,并享受红军战士的待遇,军工厂工人的收入堪称中央苏区最高,甚至超过了当年《劳动法》的规定。

  大门正面天井下陈列着当时弹药科使用的石磨、消防水缸和搅拌火药的大缸。再往里走,正堂的一张木桌上,有女工在往地雷里装填火药、有战士在称量装上火药后的子弹重量是否准确,还有一位工人在聚精会神的制造底火。他们的身后,硝石、木炭和硫磺就存放在竹篓中。据黄健民老先生介绍,当时为了赶制军火,官田兵工厂的干部和工人加班加点,因此也出现过一些事故,甚至有工人因此负伤。好在全厂上下比较重视安全生产,事故率比同时期国民党兵工厂要低得多。而生产出的产品在质量上也堪称红军兵工厂之冠。以地雷为例,1932年5月官田兵工厂开始制造一种10公斤的大型地雷,在试验中产生的冲击波能够将10米开外的树木震断。

  弹药科石磨

  当时困扰弹药科的最大问题是原料来源,虽然在1933年官田兵工厂利用缴获的国民党兵工厂和造币厂的设备,已经可以自行冲压弹壳,制造有铜被甲的锡制弹头,但无法自行生产火硝,更不能生产无烟火药,只能一方面从国统区秘密采购,一方面鼓励根据地军民自行收集。

  在官田兵工厂的厂房中,枪炮科的厂房面积最大。这座过去的“陈氏宗祠”现在香火仍然很盛,墙上还挂有陈氏的族谱。1932年4月,红军将缴获的32马力(23.5千瓦)的发电机和两台车床运到枪炮科,后来枪炮科又先后添置了钻床、磨床、刨床等设备。为了给这些设备供电,专门在枪炮科门外的小河上架起了水轮发电机。现在这里陈列有各种机器设备,但黄健民老先生说,原有那些缴获,或者从上海和香港采购的设备在长征中已经全部遗失。

  生产机器

  官田兵工厂曾经用大木头制造过“树炮”,但那主要是利铁科木壳股的功劳。枪炮科在官田期间主要任务是修枪修炮,共维修了100多门迫击炮和2门克虏伯山炮,修配步枪4万余支、机枪2000余挺。因此在枪炮科的厂房内,有两组雕塑,其中之一是一位认真据枪校准的青年战士,在旁边的大木桌上,一位戴眼镜的工人在研究图纸,两旁还有工人用卡尺量工件和打磨的场景。记者原以为枪炮科的工作是最安全的,但据黄健民老先生介绍,当年枪炮科的干部和工人同样有负伤和牺牲的,马文的侄子就是在试射中发生事故,最终牺牲的。

  除了“利铁科”、“弹药科”和“枪炮科”的生产车间外,官田兵工厂还将“总务科”的办公场景做了复原。“总务科”设在官田村北面,离护厂警卫连驻地很近,办公的“馨香瑶圃”大门左侧的偏房里还驻有“国家政治保卫队”的人员,这种安排体现了红军高层对兵工厂的重视。

  总务科工作场景

  进入总务科的大门,正厅是一张办公桌,周围坐了四位干部,桌上摊着写给毛主席、朱总司令等红军领导同志的信件,墙上挂着兵工厂的组织结构图以及各项规章制度。大门两层一左一右陈列着首任厂长吴汉杰和职工委员会委员长马文先生的铜像。据黄健民老先生介绍,官田兵工厂的很多生产场景和历史细节都是由马文先生在1985年回忆的,在回忆时马文先生已经年逾古稀,但记忆清晰。

  永不磨灭的纪念

  黄健民老先生特意拉记者摸上总务科二楼,指着墙上的一处修补痕迹说,马文老先生曾回忆,他到兵工厂当天晚上,兴奋的睡不着,随手敲墙壁,竟然发现一个被掩上的秘龛,在其中找到7块银元,上缴总务科。1985年老先生回到官田村时,就曾拉着黄先生再次找到这个秘龛。

  马文铜像

  对当年曾在兵工厂工作的干部和工人而言,官田就是他们的第二故乡,因为从这里他们开始走上革命的道路。马文回到官田兵工厂旧址时,正逢附近河道涨水,冲断了木桥,陪同人员都劝老先生放弃,老人却坚持要到官田,最终他先乘竹筏渡河,然后坐着拖拉机,硬是重返魂牵梦绕的官田村。对马文先生而言,这里留下了他太多的回忆,据全程陪同的黄健民老先生介绍,马文先生在官田住了一天,专门约见了当年官田兵工厂女子洗衣组的组长,并为文史部门留下许多宝贵的回忆材料。到这时,记者才理解为什么官田兵工厂旧址纪念馆能够让每一个复原的雕像都有真实的细节和丰富的内涵,所用的设备,甚至动作都与当年的一模一样。

  搅拌原料

  不光是马文,很多然后为中国人民解放和人民兵工奉献一生的老革命,都是从官田兵工厂走上革命道路的。开国少将陈熙,1918年出生在兴国县兴莲乡,1931年任少共莲塘区委组织部部长,1934年,16岁的陈熙主动要求进入官田兵工厂利铁科工作。曾任江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原副厂长的老红军赵俊先生,曾任官田兵工厂枪炮科科长,2011年,兴国官田中央兵工厂军工教育基地竣工典礼时,赵俊先生的子女专门将赵老珍藏多年的修械工具捐给纪念馆陈列展出。据黄健民老先生了解,在赵俊先生的言传身教下,他的后代中有不少人投身兵工事业,被称为“一门三代,兵工世家”。

  正是有了官田兵工厂里孕育的奉献精神,有了对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兵工传统的继承和发扬,人民兵工才会从官田兵工厂出发,走过伟大而艰巨的长征、走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走过无数的艰难险阻,走出了今天的国防工业的辉煌。(内容提供:《兵器》杂志)

  

官网商城APP

中兵车服APP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盘锦北方沥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09007693号